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窦唯,一个任你宣泄恐惧的稻草人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5-9-16 23:46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333.jpg


自从坐地铁被偷拍后,窦唯又一次在公共场所被偷拍,这次是在机场。人们通过照片来围观他——扎道士髻,留山羊胡,“整体形象显得很邋遢”。当然,只要窦唯现身,都是会被拿来和王菲、李亚鹏进行比较的,这次也不例外,只是,对比的对象还加上了窦靖童。如今,窦靖童进军歌坛了,陈家瑛一掷千万为其在香港购房,还给她打造私人录音室,且即将于年底在日本出唱片。总之,这种反差鲜明的比较,生生不息,永无止歇。


上次,窦唯坐地铁的形象被曝光后,引起激烈讨论,一些人嘲笑,一些人辩护。替他辩护的人,都用他精神世界的丰富、音乐水准的高渺作为论据,并且指出,他还有演出和版税收入,所以,他其实比普通人过得好。只要他愿意接演出、当评委、上真人秀,在脱口秀节目里诉说他和王菲的前情,随时可以重返金光闪闪的名利场,只是他不愿意罢了。

用他的精神段位高,用“有才华”、“有赚钱的可能”替他辩护,其中的逻辑和思路,依然是顺着那些嘲笑者而来的,难免显得势单力薄,站不住脚。窦唯,或者任何一个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,都不需要凭借“有用”和“富足”获得存在的理由,人,甚至不应该为自己的价值寻找缘由。如果一定要替窦唯辩护,一定需要理由,那应该是“不一样”。我们接受窦唯的不一样,接受他人的不一样,接受任何一个人用不一样的方式和不一样的价值观活着,甚至不用提升到尊重和迎合的程度。尊重太盛大,迎合的热情难以持续很久,只要淡淡地接受,视若无睹,大家都相安无事地过自己的生活就好。

可是,这种接受,却又是那么难。归根到底,是因为我们很难接受自己和别人不一样。在整个世界都熙熙攘攘往前走的时候,停在原地,甚至逆流而上,是非常可怖的,需要极大的勇气。哪怕我们心甚向往,也得努力打压、努力伪装。而伪装的方式,就是每当视野里出现窦唯这种不一样的人时,每当他们表现出了知足常乐、安于现状的生活态度时,我们就立刻跳出来,去嘲讽、毒舌。

在地铁和机场出现的窦唯,谢顶、独自一人、穿着随意,这些特征,放在任何一个普通人身上,并不让人觉得异样,但对于一个和名利场曾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来说,这些特征,意味着脱序:他不需要保持自己的身形、相貌、着装、气场、出行规模了,他已经和这个场所脱离了关系,或者说,被这个场所遗弃了。作为被遗弃者,不管什么原因,不论主动、被动,都会被人调低人世位置,接受异样的目光打量,并遭遇难堪。这种让他难堪的方式,看起来是攻击性的,实质上是对自己的安抚,似乎自己就站在了他的对立面——被大佬们带着玩,免于落魄,瞬间富足,距离“人生赢家”又近了一步。毒舌他,似乎自己就可免于衰运上身。这种挖苦、站队、表决心,完全是趋炎附势,难免夹杂着某种虚无的运气。

所以,人们倒不是不能接受窦唯的“不一样”,如果当真这么认为,那是小瞧了人们的辨识能力。若窦唯是超级富豪,是所谓“成功人士”,他的“不一样”,立刻会得到赞美。他坐地铁,那是视财富为浮云;他发福,那是不理会整个社会的评价,别说扎道士髻,他就是全身粉色系装扮,那也是做真实的自己。人们不能接受的,恰恰是窦唯与普通人的一样,是他和自己生活得一样,是他顺势而为。他的“不一样”之所以一次次被提出来游斗,折射出的正是有一定生活保障的人们对命运无常的恐惧,对可能存在的巨大机运擦身而过的浮躁不安。

人们已很难接受和尊重窦唯了,因为这个时代的我们很难接受和尊重自己——挤地铁的自己,发福的自己,独自一人出行、不被人前呼后拥的自己。可怜的我们,都需要依靠一个稻草人,来倾泻“快生活”的无奈和对未知的惶恐。

梁振杰,笔名犬儒,高中和高校时期曾担任校园文学社团管理人,现为5星文学网小说和杂文频道执行主编及特约作家、水墨丹青文艺签约作家及认证编辑部首席认证官、《新作家》网刊小说组组员、中国青年文艺学会会员、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理事会理事、国际作家协会会员,曾获地区各类文学奖,第十六届“新概念”作文大赛入围奖,并在网上举办“小说创作月”活动。自2009年开始写作,熟读“创意写作书系”和马克思主义哲学理论,极力钻研高等院校中文系理论教材,擅长创作多种文学体裁。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闭

站长推荐上一条 /1 下一条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星人 |粤ICP备14067243号-4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025ok.cn

GMT+8, 2019-9-17 06:51 , Processed in 0.472765 second(s), 40 queries .

  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